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不想演文艺片了 > 第036章 我可以,我可以,我超可以!

第036章 我可以,我可以,我超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导演李大为的神情认真起来。
  身体前倾,凑近镜头看。
  楚辞穿着黑色马褂,枣红色长袍,一身旧式衣裳,和平时出门必穿新式西装的那个留洋归来的医学学士完全不同。
  似乎一下子变回了从小在封建大家庭长大,启蒙时师从私塾先生,对经义的释意稍有不对,就要被长辫子戴圆帽有秀才功名的先生用戒尺重重地打三下手板的那个把布满红痕的双手背到身后的怯懦孩童。
  他跨过最后一级石阶。
  前方是凌乱生长的草地。
  头顶是热辣辣的太阳。
  眼前荒凉,身上炙热——
  心里纷纷杂杂的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徐露感受到发间传来的力道,似乎能切身触及到那把剪子尖刃处的冰冷与锋利。
  “咔嚓”一声响,在静谧的庵堂里显得格外清晰。
  一缕头发飘落散在姜黄色的蒲团上……
  她阖上了眼睛。
  ——无端坠入红尘梦,惹却三千烦恼丝。
  ——斩断烦恼丝三千,木鱼孤灯伴夜行。
  三千烦恼丝,这个佛家说法似乎有些道理。
  随着一剪子一剪子下去,后脑勺袭来一阵阵凉意,让她清醒了不少。
  越是清醒,就越是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出家的想法。
  她不想再经历一次又一次从希望,一瞬间堕入绝望境地时的那种无力、失措、孤立无援了。
  她比任何时候都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的软弱。
  她——
  从此刻起,要了却尘缘。
  真正地放下了……
  楚辞一路疾行,额间的发丝根根相黏,贴在皮肤上,一滴滴的汗水从额发间沿着鼻翼往下滑,蒸腾的热气让他的眼前似乎蒙上了一层虚幻朦胧的烟雾。
  虚脱、发软、无力。
  他觉得自己仿佛像废弃枯涸鱼塘里,被遗忘在浅薄水洼里的一条鱼苗。
  挣脱不得,只好把头埋在湿润的泥土里竭力汲取那一丝存活的希望。
  近了……
  近了……
  他仿佛感受到了前方庵堂里独属于小怜的气息……
  庵堂。
  落发纷纷扬扬,缠成一团。
  一分一秒过去,尚存的头发越来越少……
  徐露眼皮跳动,心神忽而有些不安宁。
  一秒,两秒,三秒……
  她唰的睁开眼睛,看到前方宝象庄严的金身佛像,脑海里却想不起来任何的佛偈,也忽然升不起半点敬畏之心。
  她——
  想要回头看一眼。
  “咔嚓”又是一声。
  她心神一动,瞬间转头——
  真的是他!
  他来了!
  他……
  居然……
  还没有放弃吗……
  可是——
  她已经决定要放弃了啊……
  楚辞踉跄地奔跨进庵堂,他感觉得自离小怜越来越近了。
  这时候什么彷徨不安绝望都远离了他。
  这个时候还心中唯一存有的念头是:
  见到她!
  他要见到她。
  他要亲口告诉她:
  我没有放弃我们两个人的感情。
  我永远都不会背弃誓言。
  我是真心实意地想要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
  猝不及防。
  一个下意识回头望……
  一个立住踉跄的身形抬眼看……
  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
  电光火石之间,他们全都明白了。
  一个人问:为什么?
  一个人只是答:对不起。
  ……
  徐露觉得自己从见到楚辞的那一刻起,整个人的状态就很不正常。
  仿佛忽然被拉进了小怜的世界。
  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让她觉得自己与那个书中的小怜靠得如此之近。
  而此时的她与小怜又是那么的相似。
  仿佛她就是小玲,小玲就是她。
  仅存的一点自我意识告诉徐璐:她应该是被楚辞带着入戏了。
  真的仅仅是一眼而已。
  她就这么入戏了吗?
  此刻的她饰演的不再是自己原本所理解的那个小怜,而是楚辞所饰演的柳春江认知中的小怜。
  透过楚辞的眼神,徐露仿佛得到了指引——
  真正的小怜应该是这样的……
  不是她所认为的软弱。
  不是她所认为的逃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